活体蓝。

怕梦稳春酣。

浮世窗·上

·太郎太刀✕次郎太刀
·战国时期史向背景
·严重ooc预警
·咕癌晚期患者
樱花方才盛放在穹野之下,便又凋零在血泊之中;三贺日的烟火一轮轮绽放,像极了年年岁岁不缺席的樱花。次郎太刀斜卧在檐下,酒滴沾在他脸上,他抬手轻轻拭去,睁开一只眼顾向太郎的方向:“大哥,你有什么新年愿望没?”
酒意弥上次郎的脸颊,也绯红了他的眼角。
“在神社里听久了别人的愿望,自己倒不知许什么愿好。”太郎盘腿席地,望着山外的烟花。覆雪的山林被它们映亮,像洒了层莹莹的彩霜。
次郎就又阖了眼,喝他的酒去了。
太郎直起身来向雪里走去,眺望着神山前络绎不绝的人群,烟火的噼里啪啦声袭入耳中,一股对尘世的新鲜感忽上心头。便回过头去对次郎说:“要出去转转吗?外面很热闹。”
次郎顿时睁大了眼睛:“大哥要带我去买酒了吗!好诶!”
“真拿你个酒鬼没办法,”太郎蹙了蹙眉敛了眸,“日供祭完毕急着去找酒,今早岁旦祭人还没走完也急得像火烧。”
“过年才不能小气呢!”次郎嘟嘟囔囔的,走时还未忘手中的烧酒,“大哥,新年夜可不能只有酒哦,还要吃河豚和惠方卷!”
“啧,知道了。”太郎伸手摸了摸口袋里的钱。
次郎跟在太郎身后穿梭过来来往往的人潮,兵荒马乱的年头即使是元旦,也有濒死的乞丐流落街头、蜷缩在黑暗之中。太郎伏下身向乞丐递去一枚永乐钱,轻轻地问次郎道:“你还记得人们来神社许的愿望吗?”
次郎没有回答,佯装不经意地喝着酒:“其实我们去吃关东煮就好了。”
在一轮轮烟火的绽放中,两个人打了几两烧酒突兀地走过灯花,光爬不上他们的脸,只有凄凄的月色和燃尽的烟花。
“没有河豚,没有惠方卷,也没有关东煮,有酒就好了!”次郎依旧笑嘻嘻地卧在檐下喝酒。
冬夜随着火炉里烧完的柴火缓缓走过,破晓后樱花开了又败。夏天来得仓促,神社外的腥风血雨还未安宁,叶子就要黄了。

并不高产。

相携歌离骚

部分史料,部分自臆,任君分辨,不作辩解。竹林七贤是情怀,魏晋风骨也在岁月长河中昙花一现、不复存在。

·楔子

《广陵》声咽入渔阳肇鼓后,阮宗嗣对着七月七日的月饮过三百三十三杯酒;此后六个人都乘车穿过龙阳县城过,只无一人再忍流连街巷光景、醉里也总醒着,慢慢地花白了头发,碧落黄泉里便没了盼头。

竹林荒荒凉凉,洛阳东市照是那样门第。建安的铮铮傲骨就算进六道轮回被磨得灰飞烟灭,也忘不掉乱臣贼子假他之手在那儿让多少人头滚落。眼睁睁地,又无可奈何,救不得。

及时行乐罢,可百姓苦哇。

“阮兄,你我不妨共歌一曲?”

“甚好。”

“将逢端午,便唱《离骚》。”

嵇康挑弦高歌,阮籍相和。寒塘惊鹤,鸣作佳客。

·鸳鸯于飞

初夏人常燥,嵇康阮籍相约往汲郡山避暑,携手同车,言笑晏晏,不觉间竟忘酷热之忧。车盖所及之处百姓纷避,有书生凝望尾尘、少女怯怯垂首,应是怕窥着纱帐中清峻蛾眉,方才不敢妄动。

“清静经云,人能常清净,天地悉皆归。阮兄以为何如?”嵇康目顾阮籍,摇扇与他。

“休养生息,山河常在,”阮籍别过头去,恰对上嵇康的眼,“君子相知,天地与归。”

汲郡山色秀丽,飞鸟啼上蓝天,与云同翔。二人信步山间,凉意通入七窍渐达五脏,心间大快,便对深山幽谷长啸,引得灵兽呼应;阮籍爽朗大笑、顺手折一枝山花衔在嘴上,嵇康驻足他身后为他悄然解去发髻,清溪潺潺缓缓淌过。

阮籍背过身,嵇康吞去他嘴边的花,阖了眼细细咀嚼。

宗嗣常狷,畅于山野,踪影难寻;彼时归去,与叔夜同窗弈棋,叔夜道是阮兄如童,宗嗣落子:“君亦未泯童心。”

乙亥六月初六,凉山凄夜冷雨。

·寒鸟相依

步兵府上下丧冠。阮母灵前,阮籍啖肉,时人以肉缠血为生;阮籍饮酒,时人以浅朱为粢醍。

“阮兄何所饮?”嵇康抱琴坐灵旁,阮籍抬起红肿的眼。

“大白!”他举盏而应,又嚎啕大哭开来,似是要撕了喉咙。嵇康再不语,挥指抚琴,弦音颤颤哀转。

阮籍唱道:“茕茕白兔,东走西顾。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,啊人不如故——”曳罢哭腔,痛饮不止。

一夜无眠,听朔风吹得飞光落水晃荡,难觅归处。

嵇康忘不掉阮籍堂堂七尺之躯的颓然蜷缩。他欹在墙角花阴下烂醉如泥,犹如嵇康凋零腐败的梦想;这个梦久得过分,上可追溯到盘古开天地,下可待到后羿射掉最后一个太阳……太阳,夸父追不到,他嵇康也追不得,可他偏要追。

顾自比翼与日长生。

嵇康搁了琴,行至阮籍案前,举大白而猛饮。他们像掉进漩涡般相互拥抱,风恍恍惚惚吹落一树桃花。风味作古?纵良辰美景虚设,万里江波照映七人曲水流觞、林间赏鹿。

·戢翼山崖

六个人下了辇,穿过水塞不通的人群。

三千太学子来得比他们早,辰时就已定定望着刑场。他们也定定望着刑场,目不转睛地、好像要望穿洛阳千年的日日夜夜。曲终人散,他青白眼充了血。午时太阳毒,夸父倾倒化了桃。

六个人上了辇,再不理二京里的喧嚣。

再没一起喝酒了。

阮籍驾着马车,把颓然蓄在发须里;经行之处不似旧时光景,怎忍得再思量?堪得甚么憔悴?仗着嵇康赠他的孤勇疾驰游荡,大地是那样广袤无垠,他狷狂的笑随着风沙上九霄……从日升月落到残阳漫卷,肆意咏怀如马蹄不休。

卦不敢算尽,恐天道无常,路早尽了,没人甘心。最怕背对夕阳,白发征夫泪难干。

端午夜把盏长酌,听闻灯花早谢,褪尽半生风流。

“长太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艰!”

阮籍抱琴而去,苍茫月色下长歌《离骚》,咏罢万岁山河。

♡谢谢阅读。